昆仑数据线上课No.6 | 大咖对话:新基建时代,如何洞察工业互联网的局与势?
来源: | 作者:pmod6d781 | 发布时间: 2020-03-20 | 125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未来企业比拼,不是产品到底有多牛,技术有多牛,而是大家在一起合作的生态环境之间的比拼和竞争。

施耐德在自动化领域深耕多年,原来我们的核心业务就是产品,现在生态合作伙伴已经融入到整个公司的基因中了。

去年在上海工博会施耐德首次在自动化领域,提出绿色智能制造生态圈,包括昆仑数据、信通院,我们都有非常好的一些合作。我们把政府、研究院校,以及不同细分领域合作伙伴,从技术上、应用上跟施耐德有高度互补的公司,形成合作生态。真正站在业务用户的角度,分析他们的痛点,然后将这些先进技术怎么样联合起来,给我们共同的客户提供高价值的解决方案。

场外提问:不同行业面临核心挑战不同(有的行业是产能过剩,有的行业是因为关键技术缺失,有的是效率提升),在数字化转型路径或工业互联网核心支撑上,有什么不同吗?

申红锋:

对于重资产密集型的行业,首先考虑提高资产的高可靠性和高可用性,同时,这些行业存在人员老化的问题,怎样把专家知识通过现代化手段固化,通过算法模型把工艺优化,怎样做好提质、增效、降本等,从全生命周期提升资产价值,需要把各种价值链里的数据信息流、物流打通。

对于传统的劳动密集型或者偏离散加工制造的行业,市场变化非常快,而且还面临大规模、个性化定制。如何去解决基础的信息化、自动化以及精益管理、运营优化的问题,怎么样让工厂先变得更加透明,然后通过咨询或者试点,去做更具挑战的创新。

不同的行业,它的基础都不一样,最终都是先要做一些评估分析,然后做诊断,才能给出切切实实的方案,先来体检才能开药方。

李铮:

一定要先诊断评估,然后再进行实施,面临的问题不同,整个过程中你需要的解决方案,需要找什么样的合作伙伴,需要怎么样去规划都不同。

每个问题在具体的行业,面临不同的应用场景,解决一个问题,要解决到什么程度,预算是多少等,需要综合考虑,然后做出决策。

陆薇:

数字化转型还是要从业务价值要出发。

企业都需要提质、增效、降耗、控险…但不同类型的企业,优先级肯定不一样,比如化工厂,它可能有泄漏,有爆炸的危险。对他来说安全就是一个很重要,高优先级的事情。

如果是一个很成熟的电子企业,它的良率已经到了99%,你再跟他说良率提升,对他来说这不是很高优先级的事情。我们需要进到行业,进到企业里面,具体情况具体分析,然后找到是对这家企业,适合现状和需求的比较好的切入点。